-这里牛奶,不冷可撩(来撩我呀撩我呀
-小周厨一枚,我家楷楷最可爱
-喜欢一切好看的事物
-嗑颜嗑声,手控
-超喜欢帅气的小哥哥
-漂亮的小姐姐也不错
-留下我的扣扣
-191726099

【all周-粉红泡泡的日常】

文/牛奶

-牛奶的脑洞实在是少的可怜

-瞎想的8道题

-你们就凑合凑合看吧

-嘿嘿...




叶修-指尖

来网吧不打游戏,那做什么?

周泽楷奇怪地望着面前有些气急败坏的叶修。

“我...算了...就帮哥刷点材料吧。”叶修无奈道,嘬了一口烟。

白皙的食指轻轻叩了叩烟灰,碎末从叶修修长匀称的手指尖轻轻滑落,动作行云流水,却叫周泽楷看呆。

“怎么,想抽啊?”叶修深处手指轻轻刮了刮周泽楷的鼻子,细腻而温软的皮肤贴着骨骼,留下几丝瘙痒。

周泽楷红了脸,摇摇头,自顾自地走向那个熟悉的位置。

叶修轻笑一声,看了看自己夹烟的手指,若有所思。

材料很快收齐,周泽楷撑着脑袋,看着屏幕上握着千机伞的君莫笑,而冲上来的小喽啰无一不被消灭。

他所有的王朝时代,他都错过了。

周泽楷撇过脑袋,望着身旁键盘上飞舞的指尖,如同蝴蝶蹁跹。

“嗷呜...”突如其来的疼痛从脑门上传来,周泽楷委屈地瞅着停留在眼前的那只手。

叶修笑着扭过头:“想什么呢,小周,简直魂不守舍啊。”

周泽楷摇了摇头,指了指墙上了钟表。

叶修皱了皱眉:“该走了?”

周泽楷点点头,没有说话。

下一秒,他被人拥入那个烟草香的怀抱。

周泽楷弯了弯眼角,将脑袋往那人怀里深处蹭了蹭。

叶修无奈地撇嘴:“大老远把你弄过来,就让你陪哥打打荣耀,委屈小周了啊。”

周泽楷支起身子,笑着摇了摇头。

“呵...”叶修笑了笑,“那走吧,我送你。”

周泽楷点点头,左手指尖却传来一股温热。

周泽楷扭头,自己看了无数眼的手温柔地缠绕着自己的指尖,热度穿透细胞,直达心脏。

叶修看着前方,笑:“走啦,小周。”

这次我抓住了你,就别想跑了。


喻文州-我一直在这里

“周泽楷这次状态不太好啊...明显的走位错误啊。”潘林叹了口气。

李艺博接道:“嗯...这就给了邹远机会...”

而比赛间的周泽楷,头一阵阵地犯晕,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

终于结束了...周泽楷看着屏幕上灰暗的两个字,疲倦地笑了笑,合上了沉重的眼皮。

再次睁眼,看见的是大片白色,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刺激着周泽楷的嗅觉。

“咳咳...”

门外跟医生交流的人似乎感觉到了,扭过头,周泽楷看见了那张温和的笑脸。

喻文州端着一杯温水进来,轻声道:“还难受?喝点水吧。”

周泽楷费力地坐起来,因为右手吊着盐水,靠着左手的力气显然不够,身体一滑,周泽楷不由自主地向一边倒去。

却一头扎进了另一个温暖的怀抱,淡淡的清香。

喻文州失笑地将周泽楷扶好,捏了捏他更加通红的脸,柔柔道:“你啊...”

周泽楷想将脑袋埋进杯子,将那人灼热的视线挡在一边。

喻文州坐在一旁,声音轻柔却又几分严厉:“你发烧了,知道吗?39.7°,怎么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周泽楷咬着玻璃杯,把头埋得低低的。

喻文州叹了口气,无奈地揉揉周泽楷的脑袋,接着道:“因为是你们主场,轮回其他人去接百花吃饭了,正好我没事,等他们回来,再走也不迟。”

周泽楷一边嘬着水一边点着脑袋,突然抬起脑袋,望向喻文州:“怎么...来了?”

喻文州笑着,没有一丝犹豫地说:“看你比赛啊。”

周泽楷有些懊恼地垂下脑袋:“没打好...”

喻文州拿开他喝完的水杯,扶他躺下:“不要紧,还有下次。”

周泽楷将脑袋埋进被子里,不说话了。

喻文州轻笑,将被子向下扯了扯,将周泽楷的两个眼睛露出来,再露出鼻子。

喻文州笑着顺了顺周泽楷的刘海:“小傻瓜,不闷吗?”

周泽楷“唔嗯”两声,索性闭上眼,不去看那双笑意快溢出来的眼睛。

也许是药物作用,没过多久周泽楷便沉沉睡去。

这真是个极坏的梦,周泽楷被惊醒后这样想。

天早就黑下来,房间里一盏灯也没亮,针早已被拔掉。

喻文州貌似也走掉了。

像那个梦一样,所有人都离自己而去。

“喻...文州...”周泽楷喃喃道。

“怎么了?”带着笑意的声音温柔地从身旁传来。

周泽楷猛地回头,错愕地看着那人。

“发现鞋带送掉了,只是低头系个鞋带而已。”喻文州解释着。

“做噩梦了?”喻文州将吓到坐起来的周泽楷轻轻拥在怀里。

“嗯...”周泽楷闷闷道。

“呵呵...没关系,我不会走。”喻文州收紧了胳膊。

我一直在这里,我一直都在啊。


黄少天-毫不吝啬的夸奖和奖励

记者A:“那么黄少,请点评一下与你过招过的选手中,比较特别的一些吧。”

黄少天:“特别啊说到特别那就只有周泽楷了嘛要说他有多特别的话我觉得他这个人都很特别啊你不觉得吗作为全联盟除了队长唯一一个能听我把话讲完的你说他够不够特别啊而且啊他长得好人也好荣耀打得更好你说全联盟除了我还有谁能一起做到这三点啊还不够特别的吗反正啊在我心里他就是最特别最特别最特别的那个周泽楷啦。”

记者B:“可是也有人说周泽楷的打法有些太过...绚丽?反而脱离了攻击效果...”

黄少天:“谁啊谁这么脑残啊眼睛不长也就算了脸脑子也不带长的吗谁说周泽楷的打法绚丽才是重点啊肯定是功效啊周泽楷只是把它们合二为一了好吗懂吗你打游戏会在乎打法吗就是嘛肯定是结果啊对啊就冲结果看那两连冠不就充分体现了吗周泽楷的实力啊你们那些不服打法的有本事就按你们所谓的打法来得冠军啊你有本事就拿个冠军看看啊拿啊拿啊拿啊拿不到就别在那儿说瞎话!”

记者C:“呃...黄少,为什么一直在说周泽楷啊?”

黄少天:“我就说就说就说不行吗不行吗不行吗是我接受采访还是你们接受采访啊再说了周泽楷也的确值得我说啊人家那可真是把神枪手玩成了真正的神枪手好吗人"枪王"称号简直就是实至名归的好吗我不管我就是要说周泽楷就是最好的!”

记者DEFG:“呵呵呵呵呵...”

场下,周泽楷在约定好的咖啡厅角落等着,直到视线里出现了那个把自己全副武装的人。

黄少天连忙夺过周泽楷手中的柠檬水一口干掉:“渴死我了渴死我了...”

周泽楷在一旁笑着看着,一会,才说:“采访...”

黄少天抬起脑袋:“唔?”

周泽楷咬了咬嘴唇:“为什么...那么说?”

黄少天思考了一会,恍然大悟,笑道:“哦采访是吧我又没说错啊周泽楷你不要谦虚啦事实胜于雄辩你的优点你自己不说就让我帮你说吧反正周泽楷那么好不说怎么行但其实说的时候我又突然不想说了想着你的优点我一个人知道就好了用不着别人知道但我又好像告诉全世界你看周泽楷怎么这么好我怎么会遇见这么好的周泽楷啊...”

周泽楷在一旁安静地听着,等黄少天把话说完,才笑着补充一句:“少天,也很好啊。”

黄少天愣了愣,突然下个周泽楷扑过去:“哈哈哈既然黄少天这么好那周泽楷就给点奖励吧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周泽楷:“////唔...”

我想把你在我心里收藏,却还是忍不住告诉全世界这份欢喜。


王杰希-只要你要

马上就到他的生日了,王杰希翻着日历,也不知道想要什么。

果断拿起电话。

“喂?”周泽楷正悄悄溜出来吃着甜品,还以为是队里人,吓了一跳。

王杰希听到这似乎是心里石头落了地的语气,不禁失笑:“又跑出去吃甜品了?”

周泽楷郁闷极了,好像每次偷吃都有被他发现:“嗯...”

王杰希看了看正训练的队员,决定出去打电话。

前一秒还静的只剩敲键盘的声音,而王杰希走出训练室的下一秒,大家全沸腾起来。

肖云:“哈哈哈队长这是在跟谁打电话呢,笑这么开心。”

刘小别:“这还用说,肯定人轮回队长。”

高英杰:“可是为什么每次打给周泽楷前辈队长就会好开心?”

柳非:“听姐姐话啊,专心训练,小孩子知道这么多做什么?”

袁柏清:“对对对,小孩子不能知道,咱们这些大人知道就好了嘿嘿嘿...”

其他队员:“嘿嘿嘿...”

高英杰:“啊?”

而在外边的王杰希并没有听见训练室里的猥琐笑声,仍然笑着跟周泽楷聊着天。

“彩虹果冻...这里...不正宗...生气...”

听到周泽楷略带委屈的小声音,王杰希笑道:“喜欢彩虹果冻吗?”

“嗯...上次...苏黎世...”周泽楷怀念着在苏黎世尝到的彩虹果冻,吧唧着嘴。

“哈哈,还喜欢吃什么?”

“听说...雪媚娘好吃...还有雪冰...唔...司康...据说布里欧修...好吃...”周泽楷仔细回想着粉丝推荐的甜品,呜哇...直流口水呢...

训练室里越来越闹腾,王杰希挑了挑眉,回想着刚刚周泽楷点到的甜品,默默记下后,说道:“你会吃到的,先聊到这,我去收拾那帮闹腾的小兔崽子。”

“诶?”

周泽楷奇怪地看着1分多钟的通话时间,算了,先把这盘超级不正宗的果冻消灭掉吧...

直到生日那天,周泽楷才明白了王杰希那句“你会吃到的”是什么意思。

在全联盟快递来的各式各样的礼物中,微草的大箱子里可谓极具国际风。

包装是德语的彩虹果冻,包装是日语的雪媚娘,包装是韩语的雪冰,包装是英语的司康,以及包装是法语的布里欧修。

他都记下来了,一个没忘。

后来和微草那边吃饭,他们队里的许斌提到,其他甜品打个国际长途就罢了,为了买到自己当初在苏黎世吃到的彩虹果冻,队长还亲自跑了趟苏黎世,循着记忆找了三天,找到了那个卖着周泽楷喜欢的彩虹果冻的巷子。

梁方笑哈哈地说:“为了周队的甜品,我们队长还学了5种语言哈哈哈...”

周泽楷愧疚地望着王杰希,而那人却笑着摆摆手说着没关系,小事。

只要是你要的,天涯海角我也会把它找到,送到你面前。


韩文清-一如既往

跟韩文清在一起的时候,是最不费力的,因为往往所有事,他能干的,都会干,还会顺便帮你把你的那份干了。

跟韩文清相处久了的周泽楷这样想到。

逛街,他会给你刷卡拎包。爬山,他会担负所有物重,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背着两手空空的你爬。私底下打荣耀的时候,不到必要的时候,他是绝不会让你出手的,而所谓必要的时候,就是...该捡装备了...

哪怕是他来轮回“帮忙做陪练”的时候(对,做陪练,也只是给周泽楷一个人,做,陪练)。

“你什么都不用做,享受就好了。”

这是韩文清的原话。

在他面前,似乎永远都是个什么都不懂都不会的小孩子。

而周泽楷和韩文清的别扭,就是因此开始的。

在电话第n次被告知“无人接听”后,韩文清也有些恼火,他不明白周泽楷跟他怄气的原因。

向别人寻求帮助?笑话,谁不知道小周是全联盟的暗恋对象?别说是帮忙,知道这事儿后估计各个秒变叶修那嘲讽脸。

一想到那张脸,韩文清的脸就立马黑下来了。

看来这回,是只能靠自己了...

区区一霸图队长,心中油然出一股沧桑感。

可是...都想了三天了,还是不知道原因...

看看日期,正好快要夏休期了,去轮回找他吧。

毕竟也是行动派人物,二话不说秒订机票。

只是,到达轮回貌似是凌晨了...

然而一根筋的韩文清并没有顾虑到周泽楷的起床气,仍然在凌晨1点40多敲响了轮回大门。

已经提前告诉轮回经理,让周泽楷来接待一位“大人物”...

周泽楷的确来开门了,事实上,是门在周泽楷背后碎开了。

韩文清迅速将周泽楷拉进自己怀里,将周围的震耳欲聋声阻挡在外。

这是要有多巧,竟然能遇上地震。

周泽楷迷迷瞪瞪地被韩文清搂在怀里,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挣脱开韩文清的手,想要冲进摇晃着的俱乐部。

“我来。”韩文清比他更快一步。

周泽楷想要拉住他,却没拉住。

知道韩文清愣住在安静的街区上。

...

“哈哈哈哈哈...”周泽楷捧腹大笑地看着想逞能却没成功的韩文清。

“呃...”韩文清僵在那里。

“不要紧的...才2级...门...明天修一修...”周泽楷走上前向他举起手机,上面显示着地震报道。

“这个...”韩文清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先住一晚吧。”周泽楷绕过碎玻璃,看着仍愣在原地的韩文清,再次笑出声:“走了,大人物...”

“...”

第二天,韩文清在轮回众人的无情嘲笑中黑着脸。

江波涛:“没事的,韩队,不必紧张,S市一般不会地震,就是地震了,也不会超过4级。”

杜明:“噗哈哈哈哈,话说韩队你大半夜跑我们轮回干啥啊?”

韩文清:“...”

周泽楷:“...”

吴启:“呃...先吃...”

韩文清:“道歉。”

轮回众人:“?!”

韩文清看向周泽楷,放下筷子,一本正经着说:“我向你道歉,虽然我不知道原因,但你可以告诉我,我不想继续和你冷战。”

轮回众人内心os:“这道歉...不愧是韩文清...”

周泽楷低着头,好一会,才说:“不想...被当孩子。”

江波涛:“队长的意思是说,他不想总像个孩子一样被韩队保护。”

韩文清思索了一会:“可喜欢一个人,难道不应该宠溺他?”

...

太直白了,韩队!

这边,江波涛和孙翔再也装不下笑脸,都撇着脸不语。

周泽楷微红着脸,嗫嚅着:“那也...不可以唔...”

孙翔:“我次奥韩文清你放开我们队长!”

吕泊远连忙扯住暴走的孙翔。

韩文清并没有松口,直接连人抱起进了周泽楷房间,将一切杂音锁在门外。

好一会,韩文清才放开气喘吁吁的周泽楷,他看着他的眼睛:“对不起,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周泽楷酡红着脸,避开他的目光:“我知道...”

韩文清笑了:“那你原谅我了?”

“谁说唔...”

我只是太喜欢你了,只想着,你只要一如既往地看着我就好。


张新杰-你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张新杰有很多死忌,比如不可以碰他的眼镜,比如十一点之后绝对不可以和他有任何交流,比如他宿舍里的一切都不可以变了位置,以及绝对绝对不可以在他房间里吃东西...

可是...

这个地球上还有一个名为“周泽楷”的物种。

据相关被虐狗的人物友情提供一下视频,让我们来一起看看,这个叫做“周泽楷”的奇怪生物,是如何打破以“严谨”著称的张新杰的所有原则,成为那个意外的。

视屏一。

周泽楷似乎围着张新杰饶了圈圈很久,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而张新杰并没有任何不耐烦,机械的表情上还似乎有一丝笑容。

“新杰...”周泽楷终于开口了,局促中还带着几分不安。

“嗯?”整理资料的张新杰没有抬头。

“唔...眼镜...想看。”周泽楷坚定语气道。

而拍视频的人哈哈笑着:“周队你放弃吧,我们副队是不可能...”

话还没说完,张新杰就将眼镜取下,扬手递给一旁小激动的周泽楷。

“...次奥!”

视频二。

看样子是在全明星周末上,拍摄者的镜头恰好对着阳台,外面的月亮已经挂得老高。

林敬言看了看手表,对镜头中心坐姿端正的张新杰道:“副队,还有五分钟23点。”

“我知道。”张新杰似乎是要起身。

“诶诶诶这么早走多没意思啊再多玩几把呗。”另一边黄少天咋咋呼呼道。

“算了,没人能拦得了我们副队的。”录像者说道。

而张新杰却止住动作,看向镜头的另一个中心—周泽楷。

周泽楷不明所以地会看他:“...”

气氛突然就这么安静下来。

“你想让我留在这陪你吗?”张新杰淡淡地说道。

“唔...嗯。”周泽楷认认真真思索了一会,回答道。

然后,张新杰就扶了下眼镜,不假思索地坐下。

“...沃日!”

视频三。

看样子是张新杰在带周泽楷逛宿舍。

来到自己房间前,这位叽里呱啦的录像再次说道:“哇啊啊周队你可千万别乱动我们副队的东西啊我是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着想!”

周泽楷奇怪地看了看摄像,又看了看张新杰。

张新杰淡淡地勾起嘴角:“没关系。”

周泽楷笑眯眯地推开门。

摄像:“...”

张新杰的房间整洁得吓人,周泽楷看着想。

而吸引他的是橱柜上的各式各样的钟表。

张新杰看着瞪大眼睛的周泽楷,解释道:“都是粉丝送的...”而后,又补充道:“你要是有喜欢的,就随便拿。”

周泽楷笑着摇摇头,只是拿起一个Grovemade手表把玩起来。

从颤抖着的画面看,就知道摄像现在有多心惊胆颤。

几乎是把所有表都玩了一遍后,周泽楷皱了皱眉。

一旁看书的张新杰眼尖地发现:“饿了?”

周泽楷皱着脸点头。

张新杰从床头柜上拿过一袋曲奇,递给眼睛发亮的周泽楷。

又想了想,张新杰说:“站着吃不难受?”

摄像连忙道:“对啊对啊,去大厅...”

张新杰:“坐我床上吧。”

摄像:“...”

周泽楷:“渣子...”

张新杰:“没关系,换个被单就是了。”

周泽楷便喜滋滋地跑过去坐床上。

摄像:“...MMP!”

第四个。

很明显是在采访。

摄像不死心追问道:“张副队张副队,请问你对待周泽楷和对待我们完全不一样呢?”

张新杰瞥了一眼镜头:“他不一样。”

没有原因,他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END.

-这次因为时间问题所以不带孙江玩

-哈哈哈抱歉哈

-可以把孙江的话告诉你们

-江波涛-读心术:不是我有读心术,而是我喜欢你。

-孙翔-只有你才能坐那个位置:因为是周泽楷,所以我的位置才可以与他共享,其他人,没门!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牛奶笔芯❤
















评论 ( 17 )
热度 ( 232 )

© 超甜超甜的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