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牛奶,不冷可撩(来撩我呀撩我呀
-小周厨一枚,我家楷楷最可爱
-喜欢一切好看的事物
-嗑颜嗑声,手控
-超喜欢帅气的小哥哥
-漂亮的小姐姐也不错
-留下我的扣扣
-191726099

【DROP】

文/牛奶

-人格分裂/精神病态/双线延伸

-主周叶,副CP都不重要哦

-Emmm...有好多小朋友跟我说看不懂...

-嗯...牛奶提示一下,里面的时间点很重要哦

-还有啊...你们为什么都忘了江副队啊啊啊

-看来我有必要提一提他嗯...




Chap.3

我叫江波涛,是周泽楷从小玩到大的好兄弟。也算得上另一种意义的青梅竹马。

而我是如何认识周泽楷的,原因算不上好事。

穷孩子早当家,虽说4岁的我已经学会了大人的日常活动,买菜、做饭、洗衣...

可路过小区最“热闹”的那间房子时,里面传出的声音让我驻足停留。

我透过窗户,看见了这个年龄绝对不可知道的事情。

那个和我差不多大的男孩面无表情地接受身上的男人一切的粗暴,而身边的女人,似乎还在对男人指点着什么,看样子绝对不是制止。还有一个保姆,像一个残疾人一般,看不见,听不见,自顾自地打扫着地上的污渍,然后,关门离去。

男孩的脑袋无力地歪向窗户,看见了目瞪口呆的我,然后,笑了。

真漂亮啊。

我不知道我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开始在窗前大声吼叫,任屋里的人拼命推搡,也绝不挪动步子。

我只是想救他,这个莫不相识的男孩。

直到这里的片警来了,撞开门,将他从屋里抱出来。

我看着被那个警察紧紧抱在怀里的男孩,低下脑袋,准备往回走,没我事儿了。不过,以后的日子可能不太好过,我回想着那对夫妻刚才可怕的眼神,摇了摇脑袋。

“你,叫什么。”有些沙哑的声音。

我抬头,被警察抱着的男孩子看着我。

我回予一个微笑:“你好,我叫江波涛。”

男孩又笑了,我想橱窗里的洋娃娃都不及这个笑容好看程度的万分之一:“你好...周泽楷。”

我还想说什么,那个年轻警察皱了皱眉,将大衣收拢了些,把男孩的脑袋埋在里面:“还是谢谢你,小朋友,但现在我们还有事,先走了。”说罢,迈开那两条长腿,我尝试着追了几步,发现追不上,也就作罢。

那个叫周泽楷的男孩却偷偷地露出两个眼睛,笑盈盈,亮晶晶地看着离他越来越远的我。

也许是从那一刻,我有了要守护一个人的心情。

当然了,守护一个人并不是那么容易,哪怕对已经成长为少年的我,1vs2这种干架方法我还是处于下风。

我气喘吁吁地跑到周泽楷面前,得意地炫耀着:“看...看吧...我还不是...成功脱逃...”

周泽楷笑眯眯地看着我:“江,厉害。”

我更加嘚瑟:“那可不哈哈哈哈唔...”

周泽楷仍然笑着,月牙眼比他的话更可爱:“江的,奖励~”

我吧唧着嘴,想了一会:“嗯...是喻哥哥做的?”

周泽楷点点头:“嗯,牛奶冻,好吃吗?”

我不假思索:“当然啦!”眼神不由自主地飘向他手中剩下的甜品。

周泽楷迅速收起来,转身进了屋子:“先做作业。”

我哀嚎一声,不情不愿地走进去:“怎么说这也是我家啊啊啊就让我再吃一口啊啊啊~”

很早以前,我就觉得周泽楷要比我成熟得多。

就在我以为我和周泽楷可以一直这样兄弟俩闯天下的时候,意外让我措手不及。

我看着周围的警戒线和渗出门的血腥,我慌张地寻找那个身影,却只看见他被押上警车的那一幕。

血液流出了一张纸,那是上午我和周泽楷一起领的同样的录取通知。




我在一个陌生怀抱里醒来,抱着我的人惊喜万分,我认得他,王杰希。

我推开他,踉跄地站直身体,在空旷的房间里寻找着那个人。

王杰希解释道:“喻副院说是回家整理东西,他托我转告你,晚饭前他会回来,还会给你带你最爱吃的乳酪松...”

我打断他:“不是鱼。”

王杰希奇怪地止住话:“...啊?”

我走到衣柜前拉开,又合上。我掀开床垫,仍然没有。

王杰希也起身走到我身边:“在找什么?”

我关上抽屉,继续开另一个:“修。”

身边的人没了动静。

我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你知道,修?”

王杰希干笑几声:“不知道啊,医院里没有...”

我僵住手,慢慢回头望着似乎有些不知所措的男人:“你,说什么?”

王杰希张了张嘴:“我查过医院的档案库,没有一个叫修的...”

我默然不语,静静地望着他,身后。

开心地笑了。

王杰希条件反射般拔出枪,对着身后。

那个人没有理会眼前的枪口,只是拎着袋子不紧不慢地走向我。

我将他拥在怀里,吻住他的唇。

我看着愣住的王杰希,笑意不减:“你看,我的修,不是来了吗?”

怀里的人慢慢地举起袋子,我握住他的手,看着他黑黑的眼睛:“修喂我...”

他又慢慢放下手,慢慢地拿出餐叉,甜品,慢慢打开,慢慢将甜品递到我嘴边。

像是慢镜头。

我笑哈哈地吃掉,扭头对王杰希道:“比起乳酪松饼,我更喜欢芒果冻挞。”

王杰希皱起眉,却又极其耐心道:“小周,你困了...该睡了啊,听话...”

我等着叶修下一勺蛋挞,没有回头:“那...吃完,让修陪我睡...”

王杰希咬咬牙,似乎下定决心地说:“小周,他不是叶修,叶修早就...”

我停住嘴中的咀嚼,瞪着眼睛,扭过头。

怀里的叶修也止住动作,学者我的动作,扭过头。

我慢慢放大着笑容,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颤抖着肩膀,无声地笑着。

叶修扭头看了我一眼,又扭过头,放大着笑容,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颤抖着肩膀,无声地笑着。

房间里寂静无声。

王杰希似乎还想说什么,我止住了笑,看着他,张开嘴,缓缓吐出一个字。

“滚。”

叶修歪了歪脑袋,也止住笑,看着他,张开嘴,缓缓吐出一个字。

“滚。”

王杰希蹙着眉,没有动弹。

我冷下脸,咬牙切齿道:“滚!”

叶修眨巴眨巴眼,歪着脑袋想要学我一样,却无法做到咬牙切齿,只好把语气学得更像一些:“...滚!”

空气冷着,没有人让步。

“唉...”终究是王杰希后退一步,他走出房间,留下一句温柔的“早点休息。”

我仍然是那个动作,没有动弹。

怀中的叶修也没有,安安静静地待在我怀里。

脑海中的画面一幕幕闪现,叶修撇着脸时的嘲讽,叶修哄我吃药时的无奈,叶修叼着烟时的颓废,叶修吃到排骨时笑眯起的眼,叶修面对我的恶作剧时的宠溺的笑,叶修偷偷半夜起身为我掖被子时的温柔...

叶修承受着我亲吻时的害羞,叶修躺在我身下时的呢喃,叶修说爱我时的语气...

以及他答应我时的含笑的眼睛,与我拉钩的小拇指...

我拉起怀中人儿的手,那根与我约定的小拇指。

我却没有遵守我的诺言。

“修...”我将下巴埋在他的脖颈,冰冷的纱质刺激着我的皮肤,有些痛感。

叶修将脑袋向左歪着,脸紧贴着肩头,留给我大片空位,似乎想让我舒服些。

我掰过他的脑袋,看着他的眼睛。

是啊,还是那双漆黑发亮的眼睛,一如当年。

“加衣服了吗?”我捧着他冰凉的脸。

叶修张了张嘴:“加...了。”

我将他拥进怀里,闷着嗓音:“要多喝水...嗓子才不会哑...”

怀中的叶修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笑弯了眼。

“好啊...”







-Emmm...

-这回是不是看懂了点啊

-因为牛奶要开学军训了,以后就周更了

-谢谢你们的喜欢

-爱你们❤~












评论 ( 6 )
热度 ( 14 )

© 超甜超甜的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