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牛奶,不冷可撩(来撩我呀撩我呀
-小周厨一枚,我家楷楷最可爱
-喜欢一切好看的事物
-嗑颜嗑声,手控
-超喜欢帅气的小哥哥
-漂亮的小姐姐也不错
-留下我的扣扣
-191726099

【DROP】

文/牛奶

-人格分裂/精神病态/双线延伸

-因为牛奶后七天有事情

-就让我弧一阵吧哈哈哈




Chap.2

我看着眼前这个微笑着的少年,半响没有说话。这大夏天的,我却硬生生的脊椎发凉。

“小...周。”我张了张嘴,沙哑的声音。

周泽楷依旧是那个表情:“修?”

手中的烟早已落地,空着的双手下意识地握成拳。

“她...在哪?”

周泽楷歪了歪脑袋,似乎是有些奇怪:“谁?”

我再也忍不住怒火,一把扯过他手中的人偶摔在地上:“我问你我的病人哪儿去了?!”我第一次发这么大火。24年来我第一次吼人。

周泽楷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他看了看地上扭曲了的人偶,又望向我的眼睛。

大而空洞。

嘴角一点一点地上扬,越咧越大。

周泽楷笑弯了腰,蹲下身,抱住人偶的脑袋,他仰头“咯咯”笑着:“被修...摔死了...”

我的最后一丝理智在那一刻破碎,我朝地上的少年挥起了拳头:“周泽楷我...”

“哥哥。”

熟悉的童音,我吃惊地回头,看着站在我背后的小姑娘,愣住无法动弹。

“叶医生,你是怎么做医生的?”另一个饱含怒气的声音从我面前传来。

穿着一样的白衣,却比我要考究许多,领口的那颗纽扣也细心地系好。

副院长喻文州扶起周泽楷,皱着眉:“病人被锁在女厕里,你没有发现,还试图殴打其他病人?”

我又惊又喜,更是语无伦次:“我...这...”

周泽楷抱着被我摔坏的人偶,有些委屈地看着喻文州:“鱼...摔坏了...”

喻文州捏了捏周泽楷的脸蛋,语气轻极:“那以后就不要再找叶医生了。”

周泽楷立马甩开喻文州的手,跑到我背后:“不要!我喜欢修!”

我尴尬地站着,想要躲开,却又怕再次伤到周泽楷。

喻文州的眼中划过一丝戾气,却又转瞬不见,我想要看清,看见的却还是

那张温润如玉的脸。

可能是看错了,我想。

喻文州温柔地笑着:“好...那我安排叶修做你的主治医生好不好?”

我猛地抬头:“开什么玩笑?!”

周泽楷却是反应剧烈,他从后面抱住我的腰,下巴在我的肩膀上蹭着,他笑意不减:“好呀,我最喜欢修了。”

他灼热的鼻息喷进我的脖子,我有些反感这陌生的味道,刺鼻的香味,浓烈的要死。我试图掰开勒在我要上的手,但周泽楷的力气出乎我的意料,箍得我不得动弹。

我看向喻文州:“搞什么?!那丫头怎么办?”

喻文州转身抱起一旁安安静静的小女孩,向医院走去:“我会另外找人。”

我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可...”

喻文州扭过头,依然笑着:“你已经不配做她的医生了,是不是,小丫头?”

小姑娘缓慢地点头。

一下,两下。

把头仰到后脑贴着脊椎,再低到面贴着身体。

我奇怪地看着,刚想说什么,喻文州却将我打断:“马上就要吃午饭了,小周不喜欢医院的糖醋排骨,不要给他夹。”

周泽楷又将我勒得更紧,他软着声音:“没关系呀,是修夹的,就吃。”

腰上的剧痛让我倒吸一口凉气:“周泽楷...你抱痛我了...松手...”

周泽楷却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越勒越紧,像是要把我按进他的身体:“我好喜欢...修...好喜欢你...好喜欢啊...”他冰凉的嘴唇贴着我的脖颈,语气近乎癫狂。

“周泽楷...你放开我...啊!”

牙齿刺入皮肤,更强的剧痛感刺激着我的神经。

腰上的力突然丧失,我倒在地上。

我捂着脖子,摸到湿润温热的液体时我不可思议地看着站立的少年。

周泽楷轻轻舔着唇上的鲜红,眯着眼睛笑着:“好甜...好喜欢...”

而另一边,医院的副院长办公室里,喻文州将怀里的小女孩甩到地上,女孩扭曲的身体慢慢扯回正常形状,再慢慢爬起站好。

喻文州厌恶地拿毛巾擦着手,朝另头站姿同样的院长说道:“06,她就交给你了。没有我的通知,不许迈出病房一步。”

院长面无表情地点头。

喻文州挥了挥手:“对了,教教她怎么点头。”

院长咧开嘴:“是,先生。”

抱起小女孩后走出病房。

我站在1124房间前犹豫着,妈蛋贴着纱布的脖子到现在还疼,这小子下口真狠。

门从里面突然打开。

我看着脸色苍白的少年,样子柔弱的和一小时前啃我脖子的人怎么也联系不到一块。

我正思索着如何开口,周泽楷却皱起了眉:“你...”

我冲他摆了摆手中的饭盒:“算了,你也不用道歉,哥就当你脑子一热发了疯,原谅...”

“你是谁?”

我止住了话,奇怪地看着眼前的少年:“你...又抽了?”

周泽楷向后退了一步,欲要关门。

我赶紧侧身钻了进去,有些好笑地看着面色惊恐的少年:“不是吧周泽楷,刚咬完哥就翻脸?”

周泽楷向后躲着:“离我...远点...”

我又贴近拉住他:“哟,还演上瘾了?”

周泽楷反手推开,按响床头的救护铃。

我连忙拉开他,不解地看着发抖的人:“周泽楷你又发什么疯?”

“叶修你放开他!”

喻文州突然的出现让周泽楷眼睛一亮,用力甩开我扑进他怀里。

“沃日...”我看着动作飞快的人,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喻文州摸了摸周泽楷的脑袋,又抬头望向我:“小周是精神分裂患者,你忘了?”

我一拍脑门:“还真是!”

周泽楷探出一只眼睛小心翼翼地瞥向我,却是对喻文州说话:“副院...”

喻文州将他抱上床,又拿过我手里的饭盒,一遍喂着周泽楷,一边解释:“他是小周的主治医生啊,新的。”

周泽楷吧唧着嘴,好像在想着什么。过了会儿,他问:“李?”

喻文州知道他在说上一个医生,接话道:“他辞职了。”

周泽楷乖巧地点头:“哦...”

我看着他们这喂饭的场景,咂咂嘴,索性到阳台上抽烟。

在抽到第4根时,喻文州也出来了。

“小周呢?”我问。

“睡了。”喻文州看着群山。

“嗯...”我应到,突然又想到什么;“诶,周泽楷,是双重人格吧?”

喻文州似乎是听到了笑话一般,扶额笑着:“呵...只是常见罢了。”

我掐了烟,望着他:“什么意思?”

喻文州没有看我:“只是那两个人格比较常见。”

我瞪大双眼:“你是说...”

喻文州低头轻笑一声,走出阳台:“你忘了吗,病历上记载的“人格分裂”前,可是有"重度"两个字啊...”

我细细回想着,也进了房间。喻文州又说道:“好运,叶医生。”

“什么意思?”

走出房间的喻文州回头,笑了一下:“不要...也辞职了。”

说罢,关上了门。





我看着卷宗上记载的犯人资料,叹了一口气。

“王局...您也别太自责了...”政治处主任在一旁劝道。

“是我害了他...”我皱起眉,太阳穴一阵一阵地疼。

主任连忙说着:“怎么会,您当初还是个小刑警,要怪...要怪就怪当初的张局不重视!而且...”

我打断他:“你先出去...我有些累了。”

主任连忙应声走出我的办公室,带上门。

我叹着气,心乱如麻。卷宗上的少年面容俊俏,称得上漂亮,腼腆地笑着。

听说刚拿到F大的录取证书,当初流着鼻涕的小男孩如今已经成年。

这几天来,一看到这张照片,我总是会无意识地念叨:“对不起...”

对不起,当年的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片警。

对不起,我劝不动警局里贪污腐败的局长。

对不起,我面对着你的一次次哭求无能为力。

对不起,我拯救不了小小的你。

对不起,我没能让我的诺言履行。

对不起,是我王杰希没用,对不起你...辜负了你一次次的期望...

“大哥哥,我等你...我相信你...可以救我...”

“嗯!等我当上局长,我一定让他们坐牢!”

可等我好不容易当上局长,你却已经松开了我的手...

如果我早些把你拖出那个深渊,生活是不是就不会把你折磨成这副模样...

我闭上眼...

却发现我早已不敢去想当初的小男孩...

那么清澈的眼睛...那么坚定的“我相信你”...

“局长,尸检报告出来了,除了保姆是一刀致命,另两个人都是生前遭受了...折磨。”

助理在门外说着。

我呼出一口气,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开门。

“走吧,去尸检所。”

如果我没有办法,那么,请让我看看你对他们的惩罚。



-emmm...

-牛奶准备弧了...

-走啦

-爱你哦❤


评论 ( 4 )
热度 ( 14 )

© 超甜超甜的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