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牛奶,不冷可撩(来撩我呀撩我呀
-小周厨一枚,我家楷楷最可爱
-喜欢一切好看的事物
-嗑颜嗑声,手控
-超喜欢帅气的小哥哥
-漂亮的小姐姐也不错
-留下我的扣扣
-191726099

【DROP】

文/牛奶

-人格分裂/精神病态/双线延伸

-主周叶

-更新时间大都在白天,晚上不更的

-还请可爱的小朋友们见谅



Chap1.

我叫喻文州,现任S市精神病院的副院长。

不论是我的家人还是朋友都说我是个疯子。也是,从著名甜品师到精神病院副院长,这个跨度还不是一般大。

他们也不是没拦过我,我妈当初气得心脏病都犯了。

这跟当初逼我去M国M学院进修化学一样。他们总是喜欢指挥我的一切并且认为我理所应当该去接受。

我恨他们。

他们掌控了我二十年的人生。

但从我专职做甜品师之后,我不会再听他们的了。

他们千篇一律地告诉我,精神病院有多不干净有多可怕,在那里待久了就会变得和那些人一样。

我不觉得精神病人有什么错,我也不认为他们有多危险。

他们只是藏不住欲望,而我们,不过是藏得住罢了。

可怕的,从来就不是他们。

相反的,这个安安静静躺在病床上看电视的少年,我就认为他比较可爱。

不吵不闹,乖巧听话。

医院里新收的人格分裂患者-周泽楷。

那天院长千番叮嘱着我让我离他远些,这个变态杀人狂前阵子可是眼睛都不眨地把最亲近的3个人杀掉了,还有将尸体制成人偶的癖好。

我有些不耐烦地应着:“他那些东西收起来了吗?”

院长:“都放在王局那里。”

我看了看时间,快到午饭时间了,正好。我朝1124病房走去:“医院里的也收好了吗?”

院长似乎是愣了愣:“就,放在原位呢,不需要清理吧?”

我轻轻笑着:“也是。不需要收拾。”

我推开房门,看着坐在地上发呆的少年,轻叹一口气:“小周,该吃饭了。”

周泽楷愣愣地看着我:“今天,是什么?”

我放下翻糖蛋糕,摆出餐叉:“是你喜欢的。”

我将一切布置好之后,扭过头,他仍然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漆黑的眸子没有一丝光亮。

像个人偶。

我轻笑着,将衣柜拉开,将捂着嘴憋笑着的少年扯出来。

我将这个笑得像个孩子一样的少年抱着坐在床上,拿纸将他脸上,身上的血渍擦掉:“都多大了,还喜欢玩这种把戏?”

周泽楷笑眯眯地:“鱼,信了。”

我丢掉纸巾,开始喂他吃蛋糕:“信信信。”

周泽楷乖巧地张着嘴:“啊呜~”

我却迅速收回蛋糕。

周泽楷不解地望着我:“鱼?”

我放下餐叉,望着他:“刚吃马卡龙了?”

他点点头,弯着眼睛:“是啊,江给我带的。”

我没有说话。

周泽楷急了,他圈住我的脖子:“鱼,不生气...以后,只吃你的...”

我摸了摸他的头发,和以前一样软软的:“不吃了?”

周泽楷咯咯地笑:“也...不能吃了呀...”

我也笑了。

吃完蛋糕把他哄睡着之后,我轻轻地将他放在躺椅上,转身打量起仍然坐在地上的人偶。

还真是修正得惟妙惟肖。

如果不是进门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和腐尸味,我还真可能不会发现。

我笑了笑,戴上手套,将这个只比我矮几分的人偶塞进刚撤掉的被子里。我怔了几秒,似乎是轻了些。又扯掉床单,腥锈味扑面而来,还夹带著棉布味,有骨头,碎肉,以及残破的的皮肤被组织液和血浆包裹着。也是,要把整张脸和身子完全做成小周的模样,还真得花点功夫。我一边将它们往外抓着,一边想。

怪不得,我玩味地看着与棉花和在一起的器官,棉花已经被染红,带点乾掉的褐色,和腐烂的肝脏搅和在一起,小周这次花了不少时间啊。

收拾好一切,我叫来了和我同样新上阵的保洁员,将垃圾袋,床单,棉单和棉被分开递给他。他安静地将它们在手推车上放置好。

保洁员安安静静地将车推走。

“14。”我喊住他。

他将脑袋扭向看着我。

“帽子向后拉拉,纱布露出来了。”

他听话照做。又扭过头颤颤巍巍地走掉。

我“啧”了一声,看来回家得告诉他们在外面不要随便就把头转360°。

我回头看着熟睡着的人,笑着拉上了门。

“副院,笑什么?”

清澈的嗓音拉回我的思绪,周泽楷有些奇怪地看着我。

“没什么,在想一个人。”我换了个台,不过这几天尽是那些“812事件”的报道,也没什么好看。

周泽楷“唔。”了一声,没说话。

我上前抱住蜷缩着的少年:“好好好,我不想他。”

周泽楷将脑袋往我怀里蹭了蹭,不说话。

夜深时分,医院安静无声,只有电视上主持人机械般的嗓音刺刺啦啦。



我看着镜子里的人,黑发有些杂乱,苍白的脸衬托着有些泛青的眼窝,有些长了的刘海略微刺痛了我的眼睛。

我的瞳色比常人要浅,我很不喜欢这双眼睛。但是修说好看,那就好看。

高挺的鼻梁下是颜色极淡的薄唇。

“啧!”

我有些生气,拿起身旁的玻璃杯,用手指剜了一抹鲜红,细细涂在唇瓣上。

还不够,还不够。

我又抹了一些在眼皮上,在眼尾处向上勾起。

我看着这张清淡无其的脸在我手下变得浓墨重彩。

“咯咯咯...”我看着镜子中变得生动的脸开心地笑着。

我开心地笑着。

我笑着。

笑着。

是谁在笑?

我手中的玻璃杯破碎在水池中,粘稠的血液混合着我的呕吐物,肥硕粗大的白蛆在里面搅动探脑。

不不不...

这不是我...

“啊啊啊啊啊!!!”我放声尖叫着,用尽全力地砸向镜子中的人。

“我是谁...是谁啊...”

我浑身发抖地摔倒在地,向后退着想要远离那扇镜子。

“噗唧—”

我的手...

我扭过头,地上卍字形的破碎肢体,多重捆绕的铁丝渗在肉里,十指的指甲被硬生生的扳开,与肉分离,还是血肉模糊的烂肉。白色的蛆正在他被撕裂的嘴中蠕动,脸面目全非的腐烂,蛆兴致的啃咬烂肉。我的手按在其他的肉爆出的组织液中。眼珠一颗掉出来,仅存一根神经联系著,一只苍蝇正落在上面用口器吸食,他的肚子是一个大窟窿,内脏早就挖空了,脚指头被割下塞进太阳穴下的空洞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门被撞开,一个穿着警服的陌生人冲进来将我箍在怀里。

他喊着:“小周,小周!”

我拼命地推搡着他,撕心裂肺地哭喊:“我不认识你,我不认识你!我不是小周!小周是谁?你是谁?我是谁啊啊啊啊?!!”

直到药液顺着针管流入我的手臂。

在我丧失意识的最后一秒,我听见那个人的声音,温柔得不像话。

“我是王杰希,你是周泽楷,周泽楷...”

“不要怕...我不会再错下去了...”

 


-我的文苏和大眼终于登场啦哈哈哈

-希望没有把他们写毁...

-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小朋友

-爱你爱你



评论 ( 6 )
热度 ( 15 )

© 超甜超甜的牛奶 | Powered by LOFTER